企业新闻

公告新闻 企业新闻

电竞解说“正规军”来了,电竞行业人才现状

首批电竞主持解说专业的学生于2017年入学,2021年即将毕业。电竞界的“正规军”即将步入社会了,在电竞行业人才紧缺的当下,他们会面临什么选择与困境呢?

人才紧缺:官方认证者仅1200人

据了解,目前国内由官方认定的职业电竞解说员仅有约1200人,市场上更多的是“野生”主播——他们一般来自这些人群:游戏爱好者、退役电竞选手以及网络主播,虽然极具个人特色,专业能力却欠佳,经常出现口误、爆粗口、词穷等情况,使得电竞解说行业的发展较为受限。

近年来,电竞产业发展迅速,其产业规模已达千亿,有350万的人才缺口,包含职业选手、赛事组织、游戏主播、电竞解说员、电竞分析师等职业。其中电竞主播在解说比赛情况、分析比赛走向、调动观众情绪等方面具有重要的作用,直接影响了电竞观众的观看体验,是电竞比赛不可或缺的一环。

业内人士介绍,电竞主播解说一场官方比赛2500元,世界赛则是一天1000元。除此之外,不少电竞主播在主播平台的打赏收益更为可观,粉丝数百万、年入上千万是一线解说员的正常水平。

像王一博这样的流量小生都客串过电竞主播

提前练兵:在宿舍开起直播间

在电竞产业极大人才缺口下,2017年起,中国多所高校纷纷增设“电竞主持解说”专业。

当年,想要考进这个“新专业”可谓是“难上加难”,以上海体育学院2017年艺考数据为例,270名考生中仅有21人被录取,录取率不足8%。所考内容既要考察学生的体育知识储备,也因电竞的国际化程度较高,需要学生具备较高的英语水平。

如今,这些即将毕业的电竞解说“正规军”们又该如何择业?北青-北京头条记者走访了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学院电竞学院电子竞技解说与主播专业的男生宿舍。记者了解到,一到下午四点,宿舍中的主播们就开始为晚上的直播做准备——不少还没毕业的准电竞主播们在宿舍或出租房开启了直播,他们把这些直播作为“学习实践”。

先是要提早吃饭,再画一个淡妆,上身穿着租借来的衣服,下身穿着睡裤,开始坐在写字台前。大四学生小汪告诉记者:“直播只拍上半身,所以下半身的衣服不用准备。”一周三到五次直播让他换遍了室友们所有能上镜的衣服。“我们宿舍本来四个人,其中三个都要直播,为了不相互影响,有一位舍友就搬出去住了。”学生小高告诉记者。

频繁的直播能否提高专业水平?小汪告诉记者:“播得多了确实有助于专业提高。平时虽然理论学了不少,但真坐上真正的解说台,依旧会有紧张的感觉,需要更多直播进行历练。”对于未来的规划,小汪直言:“由于我平时就在游戏直播平台上进行直播,也有公司发来见习邀请,我打算下半年去平台实习一下,看看能否适应,但自己的直播也要经营着。”

任重道远:仅有四分之一毕业生愿意从事解说工作

谈到毕业后的打算,在接受北青-北京头条记者采访时,中国传媒大学、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学院、上海体育学院、上海戏剧学院等大学的电竞主持解说专业的部分应届毕业生也不掩饰自己的迷茫。记者粗略估算了一下,其中65%的毕业生会选择电竞相关专业,仅有25%愿意从事电竞主持解说专业;在受访的学生中,有15%的同学愿意考研继续深造。

谈及依旧庞大的电竞解说人才缺口,天津人民广播电台音乐广播主持人胡洋直言:“一方面从专业学生入手,用时间培养专业解说人才队伍;另外一方面从现有电竞解说出发,用继续教育的形式,让这些市场所谓的‘野生主播’正规化。双管齐下能适当解决人才紧缺的现状。”

返回公告新闻